Diary_齐齐哈尔旅记

一五年八月八日至八月廿六日,我往齐齐哈尔市雅尔塞镇支教,作历史教师的日记。这次行程学会一道拿手好菜,青椒炒辣椒🫑🌶️

2015.8.8 支教启程

八日早,支教启程。六点多起床,6:50到工大一区的校训石集合,8点多乘公交到哈西,9:22乘上火车,1点多到齐齐哈尔,出了火车站,转乘大巴又1个多小时,到达梅里斯区的雅尔塞小学。
梅里斯区街道上的楼房不超过七层,感觉上更多像是城乡结合部,雅尔塞小学则在梅里斯区的边缘,只有一条马路的小镇里。小学操场虽然大些,但很简陋,都是沙泥地。校园后是一片无垠的农田,打开走廊的窗户,草香扑面。小学如厕在东南角的旱厕,多年未用旱厕后喷薄而出,高空抛落,忆来颇爽。来之前听说我们一切用水都是靠一口井水,的确如此,但并不是我们想象的井。井边是一圈围起的矮砖,井口被泥土封死,一根水管孤零立在中央,泥土下是一个水泵,插上电后,从地下滋滋汲水。井的智慧,在干旱无水或离水较远处,省了很多麻烦。井水颇凉,我们将近二十日的吃喝全部赖此。
与来之前设想不同,齐齐哈尔的支教点是第一年开设,同山东的情况不同,我们的受众可能更多的把我们当做夏令营。但我们此行三周,所要讲授的知识,本就是囊及天文、地理、历史与神话各类,更多是开拓学生的眼界,世界之大,是值得我们一生探索的,我们亦勿忘来之初心。
安顿好后去买菜和生活用品,晚上切土豆炒土豆,很快见底,简单开会后各自散去。雅尔塞的夜晚没有灯,假设丢掉手电,真是寸步难行。几个男生光着膀子,用一个小台灯,用刚抽的井水洗澡。

2015.8.9 星空

支教第二日。早上5点多,队友陆续醒来,而我偷懒睡到7点。起床洗脸,井水很冷,但拍打在脸上很舒服,身上短衣短裤仍有微微冷意。上午简单地备了课,中午晚上吃的大盆饭。夕阳与夜晚的景色极美。夜晚抬头能看到银河,满天繁星,心里想着的却是缺人依偎。

2015.8.10 开学

早上登记了一下学生名单,进入教室,约100余人,分为1班牙牙、2班苗苗、3班优乐、4班闪电,很多小姑娘、小男孩很漂亮。孩子里有调皮的,也有木讷的,但孩子永远是最纯洁、最无忧无虑的。
上午给4班上历史课,备课内容正常进行,学生的配合很好,但第一次给大班上课,嗓音控制的不是很好,上了一节课感觉嗓子不太舒服。大姐问了几个学生,觉得我上课还算有趣。下课后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有梦,但记不清了。
中午随意吃了几口,下午给3班上课,备课内容缺少互动,很快上完,距下课还有10分钟左右。只好续讲西方史,但学生差距比较大,下课后很多学生表示听不大懂,和4班不同,4班可以深入,3班则需要相对较多的故事,才能吸引。深恐挫败孩子们对历史的兴趣。
雅尔塞的夜晚,蚊虫颇多。十九颗年轻的心,远离家乡来到雅尔塞,用井水沟通思念。晚上十分清晰地看到北斗七星,满天繁星,不算孩子,光这星河已值回二十日少肉。

2015.8.11 备课

今天没有我的课,反思了一下备课内容,调整为以故事引入为主。
早上做饭,中午洗衣,晚上做饭。很多事情对我是很新鲜的东西。生活只有接地气才显得真实。晚上我和大家一起跑步,无忧无虑地沿着公路慢跑,到了达斡尔族村。此时的夕阳与平原都美丽不可方物。回来后几个裸男在夜色的掩护下,用凉凉的井水冲澡,任蚊虫叮咬,嘻嘻哈哈的。

2015.8.12 拉屎

早上吃完饭去拉屎,拉到一半来了几个打扫厕所的孩子,极为尴尬,为人师表,屁股曝光,斯文扫地。
上午给两个小班上历史课,给小孩子们说:“看,高大威猛的腾腾老师。”下课有个小男孩嬉笑我:“老师,我爸爸比你高大威猛多了,你长的太小了,哈哈哈。”
晚上5点多,木须柿子面吃了好多,小柿子和西瓜吃的好撑,吃饱的感觉好爽快。7点多照例跑步,但今天西瓜吃的太多,搞的鼻炎不是很舒服,跑步的感觉也不是很爽,但看了嫩江,感觉也是很好。洗漱时对着北斗七星,不禁想及队歌里的“星光、星光”。

2015.8.13 讲故事

今天给两个小班讲了特洛伊战争,颇累,而且感觉仅仅给小孩子讲故事,意义不大。农村的教育确并不发达,英语重视度极低,我们来的确有意义。晚上没有去跑步,打了会篮球,蚊子太多。

2015.8.14 尘埃

今天给两个大班上课,嗓子哑了。第一个班级上完课,吃了三个含片,感觉稍微好点,但依旧不是很舒服。2点多去洗衣服,洗了几件,其实也不清楚算不算洗净。然后听了邱邱的排练课,鼻炎略不舒服。晚上几个人去洗澡,我和其他人明天再去。第一批去的人的时候,Lu-Yao正蹲在东南角给我打电话“喂”,想来觉得很有意思。
第一周讲课结束,8课时,320分钟,5个多小时,可惜我的课时太少,我想讲的很多东西没有时间讲出来。明天可以休息一天,大家准备一起郊游。
一个月前的时候,我还在组织图书漂流,看到现在的孩子们,才觉得我们的辛苦是值得的,我们做的是值得的。可能是夜深,也可能是耳机里的歌声柔软,并着风扇的嘶哑,莫名有些伤感。毕竟熟悉了现在的生活,但知道终归会离去,知道而假装不知的聚首,让人感伤。我的爱像尘埃,散落在雅小,来时小雨,走时不知道什么天气,尘埃自由自在,会随着火车的风回到我的家乡,却终归也会留下一些,裹挟种子,在角落里生根发芽。雅小不能给我光辉的前程,更不能给我专业的知识,予我更多的是心境和体悟,及难以言明的感动。人很容易感动自己,这并没有什么值得羞耻,亦没有什么值得夸耀。
一周而止,我讨厌没有肉的日子,又真切地爱上了没有肉的日子。伙伴、孩子、北斗七星、井水、笔记本、黑板粉笔,都是爱与希望。人生太短,总得让自己找些感动,活的心里舒服,身体不适也就不再在意,何况这里条件还算挺好。
“老师,你真帅。”王菲;“老师,他们说你是暖男。”房臣;“老师,我们下节课讲什么?”“老师,老师!”
老师不易于讲课备课,易于感动,切切实实地影响了几个人的生命。在某群人的成长里,有我的身影路过,已是知足高兴,无悔于辛勤。

2015.8.15 向日葵

今天有些秋意,屋外阴天。窗外的向日葵,一天比一天多,刚来时一株盛开,如今已是几十株聚在一起,随风摇曳。大概他们全部盛开,葵花籽成熟,就是我们要走的时候。
早上起床,昨天下了一宿雨,低洼很多,池塘一片。井水更凉,洗的算不上干净,但也还好。吃完早饭,去旱厕拉屎。旱厕有些臭,但蹲下时,屁股下凉风习习,总是城里从未感受的,腹内淤积的东西,突然吹来一阵风,轻抚菊花,打个哆嗦,稀里哗啦,倾肚而下,有些金圣叹说的“不亦乐乎”的爽快。陶渊明有句话:“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今天大抵是找不到真正的自然,而农村相对于城市已算得上自然。
上午和大家一起走到江边,嘻嘻哈哈,中午回去吃饭,糖三角吃了两个,又吃了好多菜。下午去洗澡,近一周的舒爽一下子释放,想来这也是现代文明的享受。晚上轮到我和红红做饭,大威、雄伟和瑶瑶来帮忙,土豆、茄子、鸡肉、柿子粥和占了菜钱一半的梨子。
吃完饭天已经全黑,冒着夜色刷完碗,刚下了一场大雨,蚊子太多,一边洗一边跺脚,咒骂蚊子太多,却乐在其中。晚上开完会,打桶水刷牙,躲在屋檐下,小雨噼啪。少年听雨屋檐下,人生如梦,大抵如芥川所说:“惟因虚幻,尤须真活。”

2015.8.16 特洛伊情怀

上午给4班讲课,近代中国百年史和特洛伊战争。下午管院的哲哥过来,我给三班讲特洛伊。
今天阴天,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讨厌阴天,阳光晒的黑了便黑了,总是比发霉好。鼻炎太讨厌,搞的头昏,假设手边没有纸,滋味实在难以叙述,苍蝇四处乱飞,着实讨厌。写到这里突然想留一头长发,可能是摇滚情怀,或是其他说不清的东西。

2015.8.17 集体生活

今日无课,早上6点起床做饭,到8点才全部端上桌子,洗碗后和大威一起蹲坑,委实干燥不爽。下午做饭及洗衣,听了节大威的课。吃完晚饭,和同学一起跳大绳,已经好久没有跳了,仿佛真的回到了小学,那会儿运动会有跳大绳的比赛。一身汗,小腿微酸,又兴起扎会马步,儿时欢乐,便从心头泛起了。
晚上备课,思教学已进行一半,各班5节课,大班已结束3节,小班结束2节,十几个人的集体生活体验,大概日后很难再有体验了。

2015.8.18 家访

上午第一节课,被学生们无起哄,来教学以来第一次有些手无举措,挂在黑板上,不知如何继续,学生很不听讲,一起要求换故事。换成希腊战争,依旧被拒,心情略sad,小孩本意无错,只是天性。愿与学生平等,但今日课堂上方知老师为维持纪律就不得不严厉,西方课堂人数较少,中国课堂人数较多,教学方法的确不能完全照搬。
下课后颇为不爽,第四节在二班上课反向互动很好。如此观之,不是这个年龄段不能接受我所讲的历史,固然我有了一班的经验,第二遍讲的时候熟练些,但多少也有些班级原因,同龄人、同地区、不同班级,可以接受的不同,大抵有些环境气氛,与孩子们课堂上太多平等,会被滥用,课下依旧温和,而课上多少可以严厉些。
中午吃完饭,睡了一会,2点多起来时嗓子发干。晚上家访,男孩很淘气,其全家信仰基督教。方有感慨农村的基督教问题之严重,基督教在农村有着各种名目的大教、小教,教会学校对基层教育有很大的引导作用,极为值得研究。农村的重男轻女现象依旧很严重,在孩子奶奶身上可以窥测,“男孩淘气才正常,跟女孩一样安静活不长。”而孩子的父母应是在家务农。
鼻炎在晚上很是严重,11点多睡去。

2015.8.19 开荤

上午无课,看了会《万历十五年》,第三章精妙之语极多。“嗑药”颇多趣事,乳酸菌素片作酸奶吃,维C丸作水果吃,大有不亦乐乎之感。
中午给孩子们摇大绳,教他们怎么跳八字,跳的连在一起,感觉挺有意义的。下午给两个小班上课,秦汉史,效果不错。2班小孩很喜欢我,封我为“二帅”,仅次于他们班级的水桶。在我身上抹粉笔,倒是比我小时候捣蛋调皮的多了。
晚上没有油了,和王勇、晗晗、宝刷、樊蓉和妹妹一起去买油,顺带吃了两个香蕉,一瓶椰奶,一袋小小酥,来了之后第一次开零食小灶。晚上吃饭时,苍蝇落在了碗里,淡定夹出后接着吃,也缺水果,所以简单洗西红柿便吃。猛然觉得当初搞上山下乡的本意还是好的,只是时间太长,短期的上山下乡确实极为必要。

2015.8.20 跑步

白天上了倒数第二节课,两个大班,夏商周秦汉。下课后学生围在一起要签名,下午看了一会《万历十五年》和《seven up》纪录片。晚上在小雨里跑步,青春的躁动。11点多昏昏睡去。

2015.8.21 星辰大海

早上起来看了第二集《seven up》,人生分野已然确定,上层的孩子确立了一生所奋斗的轨迹,而下层孩子仍很迷茫。雅小的这些孩子们也是,一些孩子和另一些孩子,大概过几年也慢慢分野,我希望缩小这种分野、缩小这种差异。又看了会TED,和大家一起去镇上洗澡,回来吃了两根冰棍,太阳很足,心情很好。
中午大家一起吃饭,祥祥的爸妈带了烤鸭。吃完大家一起拍合照,人生第一次被“阿鲁巴”,屁股蛋蛋有够烧,一起爬上墙,坐在墙头,在墙边站成一排作尿尿状。和王勇、晗晗一起去买菜,一路高唱《奇妙的约会》,哈哈地不停。回来做饭,包饺子,嗨唱《青春修炼手册》,一边掏粪一边包。无悔此行,亦觉此行是大学以来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还有三天半就要离开了,明天大班的最后一节课。苍蝇还是很多,鼻炎还是很重,但情怀愈发浓郁。
晚上刷完牙看星空抬头好久好久,温度降了一些,但是很舒服,许是太久没有如此璀璨星河,有些迷醉。繁星浩瀚,人世孤途,猛然想起少年梦,那时候想做个宇航员,去星辰大海。

2015.8.22 廿客旅天江

今早起来,吃完饭洗衣服,洗的好慢,也略享受手泡在水里的感觉。并没有备课,打算最后一节随便聊聊。
大班的最后一节课平淡过去,大概很难处理的感情是分离,并没有讲什么梦想,什么不舍,他们问些他们感兴趣的历史,然后我答疑。4班闪电答了些甲午战争、二战、宙斯、不远的工业4.0等等,3班优乐,答了些三国和埃及。
留下一首打油诗,然后默然。今天有些内向的姑娘开始粘我,只是我后天便要离去,在公共的支教日记上写了几页,晚上学舞,12点多浅浅睡去。睡前作打油诗一首。
星月齐齐映水光,
舟载廿客过天江。
渺渺烟波远不尽,
萧萧离绪泪沾裳。

2015.8.23 云

晚上大家一起排练到9点多,然后开会熬10点多。刚刚去刷牙,天边远处竟是艳红。平原远远一条黑线,仿若军队站成一排冲锋,回屋取笔记本想画下来,但回到屋外短短几分钟,风格已是大变,没有原先的震撼了。不过到底是有些景色不必挽留,刻印心底足矣。
给孩子们写了3封信,到一点多。和宸宸、思思、杨杨姐一起唠嗑。学习与机会,人生感慨,无外深夜或奇景。

2015.8.24 孩子王

明日离去,心头发紧。我以为自己会很淡然,但眼泪不停打转。他们粘在我身边,缠在我身边,让我错觉自己是孩子王。我想教书育人总是国家的根本,老师大概也真的可以影响一些事情,可以让孩子们开心、学习知识,以及感动自己。爱是超越平凡的力量。
离散聚首是人间常态,但确实勾人离情。今天下大雨,格外秋凉。在我教的各学生中,卜钰萌似乎在学校不太受欢迎,表面总是恶狠狠的,但或许只是柔弱的伪装,是典型的北方小孩,还一些小雀斑。她似乎觉得自己一辈子会在这个小镇里,和奶奶永远在一起。我给她写了一封信鼓励,希望她未来能够有美好的前程。吃完饭,天空有一道完整的彩虹,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再见了,雅尔塞的夕阳暮色。

2015.8.25 离去

离去。

2015.8.26 返回哈尔滨

昨天忙乱一天,离开雅尔塞,回到齐齐哈尔市。现在坐在回哈尔滨的火车上,窗外树木快速的掠过,火车徐徐,尘埃慢落。
昨天6点半起床,收拾了一下东西,9点半开文艺汇演,1个多小时,10点半左右结束。几度有些哽咽,强颜欢笑,中间终于是没有忍住,快快的跑到学校后面围墙擦了一下眼睛。不想让伙伴和孩子们看到。几个一年级的小男孩大概还不懂分离,笑着和我们说了声老师再见,大概以为我们以后还会经常来,大点的孩子围着老师,眼泪哗哗,我们有些手无举措。
雅尔塞让我真切看到了孩子的纯净、乡土的干爽。窗外已是一片平原,草色青黄。再见了雅尔塞,孩子们,我有太多的感动与不舍,太多希冀,然后回到城市,愈发感到一股陌生,一种文明与自然的冲突。
雅小有四个班,牙牙、苗苗、优乐与闪电,一百多个孩子。我们说教书育人,其实孩子也教了大人。人生有限,要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我躲在绿皮箱子里,仿佛身在昨日。塞北小镇里的一群孩子,有些话不多,总会浅浅笑,有些则调皮捣蛋,喜欢粘人。十多日,我们离开了井凉、泥土的芳香、江边的风、马路的灯、课桌里藏下的青春、三尺的讲台与一面黑板。为人师表,思之真切。脸盆与菜盆,刷碗与擦桌,孩子的笑与哭,教过的卜钰萌、王菲、李楠、吴越男等等,十年之后,他们是和我一边大了。我十年后又会身处何方?在水田、塞北,还是异国他乡?我会记住在雅尔塞的半个月,让我在最好的年华遇到最好的学生。火车熙攘中却莫名孤独。何时见许兮?抚我心殇。漫天星辰,朝霞暮挽,一曲《逐光》。2015.8.26 22:00 于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