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_2021

2021.1.5 桂林

卅一日,我在市桥的牛小灶渡过了二〇二〇年的最后一日,也开始了二〇二一年的第一日。

食毕乘地铁至番禺大厦,它同番禺宾馆均是政府经营。我有时很喜欢这种老派的国营宾馆,卧室的书桌上有番禺大厦抬头的信纸,能想象往日邮封,是舟车者下榻后用钢笔速写了些话,内容可能如 “兄长台鉴。卅一日夜,弟已抵番禺市立宾馆,翌日欲在穗找B君办事。见信安。一别家中有半载了,不知一切可好?烦兄照看。此致敬礼,弟旺财。” 又叫来门房,委托宾馆代寄。这些缓慢的日子已难再现了。我睡前泡了澡,裹着浴巾便昏沉睡去了。至中午,饭毕往南站乘高铁,临时查了往赣、闽的车次已售罄,至桂林车次则很充裕,便在桂旅行有三日。关于桂林的旅记可见另文。这些是我新年伊始的经历。

2021.1.4 申请

中午乘高铁返穗。下午约了H老师签推荐信。算上次答辩、吃饭,这次见H老师确实才是第三次,所以去办公室也可以算是“面试”。我一直不擅考试,也有穿衣少了,昨日在冷些的广西,回来觉得热,脱了羊绒衫后又觉冷,去的时候直打瞌睡。在办公室里,老师问我念书的缘由、同北京导师的联系,乃及有什么研究的兴趣,我支吾答不清楚。上月写的个人陈述也不大通顺,这场不算面试的面试让我很难为情。老师让我回去把硕论写好,再来找她。
出了系楼,一时竟不知该按原计划回哈,还是在穗写完论文。复在K记吃虾堡和奶茶,在珠江边仍想不清这些问题。另,H老师批评我的陈述写了错别字,如暸解是了解,我虽仍觉暸解才能表达我的想法,但仍说您批评的对。想及人如此,就像被锤了的牛,明明有别的话,却又沉默着。

2021.1.5 精神的自由地

翻看日记,不算以前零散的记录,今年是第七年写了。我还是希望有自己的角落,不会被平台随意地抹掉,这是看到虾米音乐倒闭的感受。我最近两年的心态,虽仍不免焦虑,但这一焦虑从年轻时的无能的失落,更多地转为个体的被钳制感,博客仍是我精神世界的自由地。
另,H老师晚上给我发了篇论文,建议我模仿,H老师其实负责任,我自己却懒惰又愧疚,抑或是对自己能力的不满。

2021.1.7 懒散

又被师妹催稿了。我懒散惯,但懒很快乐。晚上被迫查了一会Oaxaca–Blinder分解法。

2021.1.8 盗号

醒来发现微博被盗号。我被删了几条微博、被清空了分组,也被改名叫了“小丽丽”。真是哭笑不得。但申诉了半天还是不能点赞的浏览模式。在网络社会,平台里的很多联系其实是现实的延伸,这种难以申诉的封禁,很难说不是权力的无边界。另,夜里喝了些啤酒。

2021.1.9

近来觉得人很奇怪,冲劲是一种很虚的感受,明明什么都没变,人却知道很多事就是回不去了。另,现代人的速度也真好笑,可以在手机最后1%电量的“滴”声之后,迅速提高到平时的十倍。

2021.1.10

这两日在珠海、江门吃喝。晚,吃了汤潮的金汤花胶鸡,味道一般。另,夜里看了台湾电影《返校》,略乏味。

2021.1.11

晚,约思瑶在虾饺妹谈论文。谈及焦虑,我想各人有各人的焦虑,近些年社会确有种让人不适的加速感,我也有很多变化。但有一条是不变的,即“我不想管别人,也不想被人管”。
另,看了下微博,仍未申诉成功,社交账号某种程度已经成为个体的延伸,好在我的微博基本只是转发和旁观,但仍有无名的憋闷。

2021.1.12 焦虑问题

闻芝大经济系博士范轶然客死,很多人撰文怀念。看了《怀念范轶然:他的梦想与执着》一文,并及看了我前两年的日记。这些范进中举的焦虑或是结构性的问题。

2021.1.13 梦醒子

维舟对《梦醒子》的书评,“沈艾娣以山西这个较极端的个案证明:中国内陆乡村的贫困化、衰败和传统社会结构固化,是现代化的结果而非原因。” 这一观点是有意义的。乃及另一读者的笔记:

“乡村作为农业空间的观感,并且是需要国家将工业和商业引入的地方,这是源自欧洲的意识形态,被现代化者接受”。赤桥本以乡村工业为主体经济,但在被动的现代化过程中,它的乡村工业被压榨殆尽,人们只好依赖村里有限的土地供养。但此时,整个社会还未将农民的身份与土地捆绑在一起,城乡之间的流动未被阻断,刘大鹏的孙儿们还能在城市找到工作。土改之后,赤桥有限的土地分给个人,城乡界限分明,“农民”和“工人”身份严格,赤桥的造纸虽被批准,但被视为对农业的补充,是带有原始性、落后色彩的“手工业”,造纸工也需要自己种庄稼,向国家缴纳粮食税。当整个社会都接受了“把农民看作过时的封建生活方式的代表”,“而这种生活方式将被现代化的工业所取代”时,被裹挟着进入现代化的山西赤桥村就在这样的话语中烙上了“落后的”印记。”

另,感冒比昨日严重一些,或减轻一些。严重是鼻涕更黄,减轻是头痛稍弱。

2021.1.15 冰焰

其实读研这两年多并不快乐,我想这或许也是一个契机,逃离那些乏味的日常。愿自己能快乐。如今的我是一缕冰焰,常在寂寥的夜色里灼烧自己。
听Travis Tritt的《I’m Gonna Be Somebody》,I’m gonna be nobody someday.

2021.1.16

浴缸泡澡。

2021.1.17 前山河

这两日在珠海。在前山水道处滨河公园,可以看到澳门塔与澳门赌场,风景其实不输于情侣路的海滩。另在摩尔广场的求其冰室吃饭。

2021.1.19

查了社科院终于发了报名信息,但截止二月廿五,较去年早了很多。本打算写完硕论,将人大与社科院的推荐信一并找中大老师签字,现在可能是回哈后找本科老师了。

2021.1.20 回乡

今日乘飞机返哈,有两则趣事。一是在机上吃餐食,掀开酸奶盖只顾喝,没留意盖子未完全撕掉,粘了一鼻子和一眼镜片的酸奶,手忙脚乱用餐盒里的湿巾擦净鼻头,拿去擦眼镜时又发现把刚才鼻头的酸奶抹了上去;二是看了二百多页的《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作者系社科院的金以林,里面援引的《蒋介石日记》,可以看到蒋氏骂胡汉民用了好多排比句(参125页)、骂孙科“何我总理竟生此阿斗也。可叹!”(参178页)。
晚六点抵哈时,恰看到卫健推了疫情期间的返乡政策,庆幸自己即时返哈。虽然东北这片土地破落了,但回到这里,前段时间的躁动不安就仿佛定了下来,又有认真生活的勇气了。

2021.1.22

和母亲看了《姜子牙》,剧情较《哪吒》好很多。

2021.1.26

听Alan Jackson的《Little Man》,God bless the little man.

2021.2.2

最近精力都在硕论。昨夜睡前本想处理一段简单的尾巴,但这段简单的程序如何都跑不出来,以致调来调去不知觉竟天亮了,费了五六个小时。一方面感慨身体明显不如本科了,最近熬夜,午后醒过来总是心悸;另一方面,其实也像伏尔泰回巴黎后过劳死,但能动起来死,哪怕是虚假的,也好过无聊活。手臂要挥动起来。

2021.2.5

昨夜做梦,听不懂粤语,玩不动粤式的骰子。在这些梦醒的时刻,我总会怀念故乡。故乡对人的意义是什么呢?可能是那些笔下总会不经意贴近的意象。

2021.2.8

听卢冠廷的《Beyond Imagination (2015)》的《一生所爱》,又是许久的沉默。

2021.2.13

听Dennen的《Ain’t No Reason》,“There ain’t no reason things are this way.”

2021.2.16

日夜写了三周的论文,总有各种问题,和最初的想法差了很多。但终写了初稿,心里压着的事情虽未结束,却能勉强喘口气了。拿着论文找H老师签字,H老师还是未签。

2021.2.17 许立志的诗

夜里偶看了许立志的诗,有人简介过他的生平:“广东揭阳人,高中毕业后即开始打工生涯,喜爱文学,尤爱诗歌;2014年10月1日,坠楼身亡。” 看到他写“撕开这时代的沉默”,写的真好,又怆凉。

我谈到血,也是出于无奈我也想谈谈风花雪月谈谈前朝的历史,酒中的诗词可现实让我只能谈到血血源自火柴盒般的出租屋这里狭窄,逼仄,终年不见天日挤压着打工仔打工妹失足妇女异地丈夫卖麻辣烫的四川小伙摆地滩的河南老人以及白天为生活而奔波黑夜里睁着眼睛写诗的我我向你们谈到这些人,谈到我们一只只在生活的泥沼中挣扎的蚂蚁一滴滴在打工路上走动的血被城管追赶或者机台绞碎的血沿途撒下失眠,疾病,下岗,自杀一个个爆炸的词汇 在珠三角,在祖国的腹部 被介错刀一样的订单解剖着 我向你们谈到这些 纵然声音喑哑,舌头断裂 也要撕开这时代的沉默 我谈到血,天空破碎 我谈到血,满嘴鲜红。

2021.2.18

下雪了。看到窗外的雪花轻盈,即便最终落地,但在高楼是可以看到他们随风起,努力向更高处去。论文写得不顺利,或要有勇气,把已有的工作放弃,不再做无用的修补,另起炉灶。

2021.2.23

起早乘飞机回广州,爸妈站在安检外目送我,我回头跟他们挥了好几次手,直至我消失在安检口。

2021.2.26 社科院电话

今天是元宵节了。有一则十分幸运的事情,往常我一贯不会接陌生电话,但中午在东门的米线店吃饭,看到上午有一个北京的电话,之前也打过一次,就福至心灵地回了电话。是社科院报名之后一直没有看系统,而我材料上传少了一份,今天是最后一天。真是福大命大。

2021.3.2

中午和Chun-Hui一起找王军老师聊了论文。另,最近几天在想,为什么又想去不喜欢的北京了,可能是想离家近一些吧。

2021.3.3

又通宵改了硕论。中午去系楼听H老师的讲座,本想同H老师讲论文,但他急去上课,便去西门打包了K记,同春晖在星巴克坐了小会,四点复去文科楼找H老师,趁他课间聊了下论文。H老师的意见照例是尖锐的,原话依稀是研究意识不够、容易被毙掉。周围有师弟、师妹在闲谈,我想彼时的我,心里是局促的。回寝坐了半宿,夜里把微信签名“时间共我竞赛 志向总未动摇”删掉了。

2021.3.4

广州这两日是冷雨,真是一场春雨一场寒,但木棉花都开了。下午在系楼找L老师签了字,终于将申请的材料搞好了。听薛凯琪的《给十年后的我》,不禁问了自己一句,“快乐吗?”
另,在网络上看到一段话,让人心折。“去墓园看妈妈,旁边的阿姨在擦墓碑,边擦边说:“女儿啊,乐乐今天也走啦,妈妈给它喂饭发现它不动了,妈妈现在是真的,只有一个人啦。”

2021.3.11

这几年的人和事,都深刻改变了我。又可以说我和世界越来越和解了。世人都一样,都是平凡生活的老张,希望大家都能开心健康。

2021.3.16

听Jim Croce的《Age》,‘Found myself right back where I started again.’

2021.3.18

He lived by the sea, died on it, and was buried in it. ——《A Lovely Wedding - Snow and Sky》

2021.3.21 外伶仃岛

早八点乘船往外伶仃岛,约十一点到伶仃岛,在公路上听着陈永淘的《风平浪静》,“离开台湾八百米。”很应景。大东湾是非常开阔的环景,但步行要很远。环岛一周后,在渡轮口的哈味餐厅,要了海胆炒饭狗爪螺,计一百五十蚊。乘船回市区,在扬名广场的金味潮猪肚鸡吃了晚饭。
近来觉得人的情感是逐渐钝化的,保持敏感对城市生活的人是痛苦的,且容易致郁,人们为了保护自己,常不得不主动迟钝,像老牛一样默默地接受生活的苦味。

2021.3.23

在斗门区的大信商圈,吃了和顺福焖锅,计一百廿蚊。

2021.3.27

复在大信的大四喜茶餐厅吃了午饭,他们家的大杯柠檬茶15元,口感很水,没有柠檬或茶味,是难得难吃的茶餐厅。

2021.4.7

偶至夜深,无言独坐。想及费孝通卅三岁时写的,中国人的处世哲学是“过日子”、“熬日子”的自我开解,过年的庆祝在除夕,而不是初一,是终又完成了一年的任务。俗语概括了人生的受锤。但青年人的志气,能不被尘世消磨的毕竟太少。不然即便如费这群知识人,亦都在建国后蛰伏,或运道好些熬到改开后再起,怎未见费自语的“不能痛快活,不如痛快死”呢。真是众生皆苦。

2021.4.23

循环了一晚潮人语的《晒月光》至凌晨,喜欢这种不矫揉的南方乡音。

2021.4.24

睡了几小时,下午面了人大,面试结果自觉很不理想,跟父母、朋友发了一堆牢骚,真是不应该。剩下是等待结果了。下午睡了一觉,再醒来已七点,表姐来广州开会,我约她和姐夫在大邱吃了饭,大邱据说是白天鹅主厨开的,味道确实不错。

2021.4.25 建筑学学阀

前几日要考试,闹铃设的都是七点半,昨日睡得晚,今早却仍醒了。醒了赖在床上,磨蹭到两点多才去吃了肠粉。晚上乘车去东站,同表姐在毋米粥吃了晚饭,席间表姐谈到建筑学的学阀,如哈工大垄断的寒地建筑研究,又如南北方的建筑学理论差异,具体而言是北方大户型往往在建筑物中间,因把脚是冷山,而南方大户型往往在建筑物把脚,因要通风好、视野好。这些自然环境的不同、建筑物的不同,自然地形塑了地方学术的取向、乃及形成地方学阀的垄断,我听时觉得,这真是极好的社会学博士论文取材,环境、权力与知识的交叠共同形塑了建筑学的地方性。
送完姐姐,回寝是八点了。晚上寝室停电,我就在走廊望风,碰到昱堃,又和他下楼转了转。散步时谈及近况、论文的写作。昱堃是老样子,保持思考、作息规律。交谈将我从庸俗的日常拉回学术,有些感慨自己很久未和人讨论这些了。上次走无灯的夜路,还是研一晚课放课。
另,深夜又翻到人人网,一五年和高一语文老师的一段话。彼时她已辞职去了北美,鼓励我:“You have a full potential to excel. Wish you all of the best!..我们要志存高远,更要耐得住寂寞。” 高一竟十年过去了,经年未再联系。本科时的心气也渐低沉,决不该如此,要志存高远,耐住寂寞。

2021.4.26

上午找王军老师讲了论文外审的意见,可以在五一前慢慢修订。下午下单了两本一直想看的书,一本书卡尔维诺的《为什么读经典》,一本是陆远的《传承与断裂》,都是我一直想看却未看的。虽然前途仍然未卜,但等待的过程,却没有什么任务了,仍有忧虑,但忧虑不至压力。
到晚上九点多,我正在打游戏,妈妈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看一下人大的官网,发现复试成绩已经公示了。意外发现自己的成绩竟排在第一,非常意外,亦羞愧。

2021.5.1 - 2021.5.5 福厦略录

此五日记录的可见另文

2021.5.8 苦瓜

在番禺喝了T%茶室的苦瓜柠檬茶,味道惊艳。

2021.5.9

复在番禺的四喜茶餐厅吃饭。

2021.5.10

下午打印论文,晚上在珠江边和Qin散步至广州塔。看新闻浙江金钱豹逃跑,有豆瓣留言:“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读书人说话真损啊。

2021.5.12 杨小柳讲座

中午去系里听杨小柳有关民族地区城镇化的讲座。她的观点大致分为(1)地域性的乡土中国向流动性的移民中国转变,事实上推动了理论推演的路径变迁;(2)民族地区的城镇化路径与东南沿海不同。第一,杨反思自己十年前对于农业市场化的研究,农民有无增收并非是唯一标准,但重要作用是改变了生活方式,而将其改变为市场化的农民;第二,经济因素对民族地区不是最重要的,民族地区是否修路更多地是政治问题,修路本身是一种国家安全、地方治理的需要,民族地区城市与交通节点存在强相关;(3)政治性的空间布局先行后,周边居民开始聚集,这一聚集包含了相当多的非自愿移民、汉族移民;(4)后续,民族地区城镇是否能够稳定发展,则取决于地方性产业是否能够成功。

2021.5.17

我想紧迫性的工作与根本性的工作并非矛盾的,可以通过一些紧迫性的事件透视根本性的变化。我的转向并非偶然,大陆的社会学长于学理,缺少直接或有建设性的讨论。

2021.5.19

下午听了一会山大经济学系陈强老师的讲座。晚上自觉近两年心思一直静不下来,这不好。

2021.5.20

同老马看了粤剧《白蛇传》,返程路上照例聊了会学术。

2021.5.23 拼图

听巴赫拼了一天《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

2021.5.26

听美秀集团的《细粒的目睭》,要回北方了。

2021.5.27 落伍

晚上Ting姐给我转发了港中文计算机教授讲abm的讲座,想及浙大米红教授办的计算社科中心,也是每日请了一堆计算机系的学生或老师;和思瑶谈及,思瑶说她做的毕设又出来一个gerontechnology的领域;另和老马说起来,他则援引梁老师说:“你没必要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我原先觉得变革是缓慢的,现在看又保守了,21世纪20年代的十年,或是社会科学基本范式剧烈动荡的十年,我本科所接受的训练虽然经典,但大多确过时了。

2021.5.30 深圳

在深圳与LSP、SSY吃饭,并去了关山月美术馆,遇到‘塞外驼铃——馆藏关山月1940年代西北写生与敦煌临画专题展’。这不难理解,40年代民国政府退居重庆,西南、西北的边疆学、民族学研究也是如此。

2021.6.2 哈尔滨的红蜻蜓

看了《晚霞中的红蜻蜓——关于哈尔滨的记忆》。想起小时候饶有兴致地看两只蜻蜓叠在一起,后来我上了初中,有一天感慨小区里很久没看到蜻蜓,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似乎也在那一天开始远去了。

2021.6.12

我常醒来是中午,难接到电话。早上社科院来电也如此。正式的通知,用邮件不会更好么?另,近来爱听马友友的《Deborah’s Theme》。

2021.6.16 有关出轨

看到一篇谈老男人出轨的文章,我以为许鞍华的《男人四十》或许是这类问题的绝佳注脚。人的情绪是复杂的,有高级的,更根深蒂固的是动物性。

2021.6.17 内部讲话

见葛剑雄的文章。“如不利可在内部说,或直接报告当局。”月前在系里某讲座,某师说他打算递一个折子,又及年前在某校,某师谈及内参的作用。这种内部讲话的广泛存在,或许是中国社会科学界的斡旋。 我并非不赞同,但还是想指出,这种斡旋是对上的,忽视了人文社会科学对社会大众的责任。

2021.6.20 桶头

最近广东的天气太热了。另,近来爱听Buckethead的《Track06》。又另,看了最近很火的“肌肉金轮”,着实顶不住。

2021.6.27 离校

回哈尔滨了。不知同Q他们再见是何时了。近几日总有微妙的情绪,我想大部分同学,毕业是进入社会了,所以份外珍惜最后的校园时光。我仍要往北京念书,精神便好像迟钝多,隐约感到变化,却不愿接受。

2021.7.1 幻光

世事总令我想及人生的幻光。晚上听张国荣的《心跳呼吸正常》。下半年开始了,我还什么也没做。

2021.7.2 拔智齿

上午拔了右侧的两颗智齿,下牙床缝了两针。真疼,但感谢现代医学。另,最近把网易云里很多以前喜欢的民谣取消收藏,越来越喜欢老歌了。

2021.7.9 拆线

八点半复往工大校医院拆线,十点多和Z月吃饭,聊了近况。另,看到一个博主说:“每天在一个伟大的城市过着一种次要的生活。” 想来“今夜思量千条路,明朝依旧卖豆腐。”

2021.7.24 夜录

夜听琵琶语、抄《陶庵梦忆》序。

昔有西陵脚夫为人担酒,失足破其瓮。念无以偿,痴坐伫想曰:“得是梦便好。”寒士乡试中式,方赴鹿鸣宴,恍然犹意未真,自啮其臂曰:“莫是梦否?”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则一也。

2021.7.26 沉默

近来关注河南洪涝,为同胞沉默。这个时代的写字已是柜子文学,日记也愈不愿写了。

2021.7.28

近几日又闻南京疫情扩散、天津Taliban外交等,已更沉默。

功名耶落空,富贵耶如梦,忠臣耶怕痛,锄头耶怕重,著书二十年耶而仅堪覆瓮,之人耶有用没用?

2021.8.3 游戏

想及我对历史的兴趣,正源于小学、初中废寝忘食地玩日本光荣的《三国志》系列,台湾宇浚奥汀的《三国群英传》系列。熟悉了游戏里的将领,又按着《三国演义》逐一对照。后来上了高中,玩《刺客信条》和《上古卷轴》,让我一度对欧洲中世纪有很强的好奇,课余花了很多精力看错综复杂的欧洲王室关系。现在偶尔看些科学史的书,未尝不是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影响。其实好的游戏与好的小说是相似的,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世界的幻想。

2021.8.5

闻余英时去世,上次看《余英时访谈录》,是去年在昆明东方书店的二楼。斯人已逝,这个世界会好么?有言毕竟胜无言。

2021.8.9 模型生命表

模型生命表到底是啥?

2021.8.10 祖父

晚上看到祖父23岁在保定的修业证与26岁在哈尔滨的工会证,他26岁时1951年,我年底26岁,如今刚好是七十年了。我对祖父的印象很少,只有千禧年前后在医院病房,那似乎是他临终了。照片里的他极帅气,与我印象里那个枯瘦的人完全不同。

2021.8.12

大学生活是充满幻想和假象的时期。

2021.8.15

下午鼻炎很不适,明日计划去看牙医,连跑了三家医院做核酸检测。

2021.8.16

今早去了工大医院,终于把牙看完了。下午在家看了一会模型生命表,晚,CC打电话来问一些统计指标,并聊了近况。

2021.8.21

看新闻,2021届我国高校毕业生总规模高达909万人。大家各显神通,灵活就业。

2021.8.24

复往工大医院看了鼻炎。下午看了小崔说数的《多元微分视频》。有时觉得考研其实还是挺重要的,相当于强迫复习一些基础性知识,我缺少这一过程,很多知识反而不扎实。另,晚上看了会蚂蚁上市的八卦。

2021.9.4

近来的新闻已难让人假装视而不见,事情正在起变化。另闻王军老师调至哈工程升教授、王宁老师预备离休。再另,开学真不知如何向Ting姐交代,我一直在干活与躺平之间挣扎,十分疲惫。听Mott the Hoople的《(Do You Remember) Saturday Gigs》。

2021.9.7 入学

今日是入学第二日,下午见了Ting姐,另同Li哥、ChunY、XinW、YuR及ZiY五人在校外新疆菜聚餐。但回校时忘记提前预约,在门口耽误了二十多分钟。

2021.9.8

今天上午参加了开学典礼,非常困,用手搓下巴,把下巴搓掉块皮,当时不觉,过后同学问我下巴怎么了,拿镜子一照大惊。后回寝看选修课,拟旁听一些本科课,并选了商学院的Python自然语言处理。向Ting姐报告后便出门吃了午饭,后回寝睡至下午四点。晚仍同隔壁寝室吃饭,又同Li He、Chun-Yun环校跑步,约三公里。另,晚查了一会POI数据。再另,这两日在北京鼻炎不见好,每日仍靠脱敏药维持,希望北京尽快换季结束。

2021.9.10 喝酒

今日鼻炎基本没犯,或适应了北京的气候。中午同Ting姐及其学生吃饭,下午眯了一会,再醒来去伊兰小馆吃了面,晚上在宿舍看国际社会学通讯的杂志,并倒了一些利口酒,十分惬意。有一则较有趣,概述如下:
Bueno论述了抑郁从19世纪弗洛伊德官能症向20世纪抑郁症的转变,在于后福特时代要求个体追寻自我、实现自我,导致了更大的空虚、异化;在这种集体连接缺失的情况下,个体一种可能如HK通过对抗政治获得幻觉的自主性,另一种是试图通过极端的方式寻求共同体的存在感,如威权国家的民族主义、民主国家的更激进的新自由主义。

2021.9.11 寻龟启示

中午往胡同,同Bi Jia-Ming、Sui Shang-Jun吃了老石水饺,下午在JM咖啡店喝了美式。在胡同看到了一个人贴在快递车上的寻龟启示,我想当代人可能是均都是卡夫卡。北京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可能就是这些人。我写了两句话如下:
我在下水道见到了一只巴西龟,
街角有主人找他的告示。
我其实看到了这只龟离家出走,
目送他渐渐远去。

20210911

下午另在花园胡同看了pageone,是一家书店。晚上在三里屯的悠航鲜啤(Slow Boat Bar)喝酒,但因悠航排位太多,是先在隔壁烧烤店吃了饭,等排位到了才去喝酒。在悠航里点了同甘苦(Widowmaker Brux Brut)IPA、猴拳皇家(Monkey’s Fist imperial)IPA,及数杯威凤凰(Wild Turkey Rare Breed Barrel Proof)威士忌。从悠航出来,我们又去了Destination,这家属于gay club,很多男生裸着上身,是难得的体验,同S均大醉。

2021.9.12 中秋

晚上在稻香村与食堂,买了些糕点、月饼,一并邮寄给了几位老师。

2021.9.13 打球

上午听Python基础课,下午同Wang Li、Chun-Yun、Xin-Wei及Yu-Rong在北区打球。

2021.9.15 吃饭

上午听统计学院的数据科学基础、中午听信息学院的数字人文,人大选课确更自由。晚,同Chen Xu-Hang吃了榕湖老广火锅、茶百道。他在北京因家里支持已定居,但每月工资仅6000余元,倘租房,则完全不够生活。

2021.9.17 聚餐

晚,往新中关同工大同学Zhang Shuai、Guo Yu-Song、Liu Lin-Qian及He Jia-Ying吃港丽。

2021.9.18 zotero

上午听本科Python课,下午定性课。定性课程论文的初步意向是查询QCA方法在人口学的应用。另,在Wang Li建议下,从Endnote转为开源的Zotero。迁移教程参考《实现Endnote数据库迁移到zotero》

2021.9.20 推免秘书

这两日在系里负责推免生面试的记录。前日因Zhong-Qiang来校,陪同喝酒到十二时,回宿舍稍醒酒并看了材料已是两点,次日六时起床,至下午已经犯困到不行,最后一个学生面试时,感觉只要闭眼就可以睡着,也可想象虽然老师们没有我困,但下午也是疲倦了,想及决定考生未来几年去哪里念书的,可能就是老师们犯困的二十分钟。晚上又吃了班饭,全程职业假笑,ChunYun说我像“被枪打了”。这两日下雨,鞋子全湿了。回去草草洗漱便睡了。
今日早上定了三个闹钟都未叫醒我,至Xin-Wei来寝室敲门,已经七点半了,未来得及吃早饭,洗漱后直奔教室了。上午直博生面试结束,取了快递,下午在寝室配置了jupyter notebook的插件环境。

2021.9.24 忙碌

这两日事情突然多了起来,并要一直忙到月底。廿一日睡了一整日,疑似去推免现场时,早起洗的头发未干,下雨骑车有些低烧。今日听了一整日邬沧萍百岁生日,会场来了很多大佬;下午李树拙老师坐在我前面,印象里是个很高、精干。
会场里整理了下近日的安排。25日约ShanYong-Jiu、Xie Cao吃饭;26日整日课;27日约Chu-Chu吃饭;28日是组会、学术写作pre;29日是Ye-Xin、Sun-Chang吃饭;30日提交量化课程的复制论文选题。

2021.9.25 吃饭

大致整理了数字人口学的介绍大纲,晚上同Shan Yong-Jiong、Xie Cao在新中关吃鱼。Xie现是渠敬东的学生,曾是中大人类学系师兄,但我私下仍不赞同渠的经院社会学,这一原因可见几年前日记里同新龙的讨论。

2021.9.27

晚上先去了中科院旁的北平食坊吃饭,有Chu-Chu在航天系统里的其他同事。饭局结束后,我们往五道口的ALPHASE花酒清吧,我喝了一杯龙舌兰日出,并与Chu-Chu、Yu-Song G.、Shuai Z.聊了一会,大家谈及时间飞逝。我走前鼻头一酸,在电梯里竟流了泪,这几年感慨很多人的再见可能都是经年后了,所谓相见时难别亦难。打车回寝是十一点多了,复熬夜整理了次日组会与学术写作的报告。

2021.9.29 打球

醒来是中午,群里Ting姐叫了我和Ye-Xin去听讲座,我听了一会便去吃饭了。下午同Ye-Xin及其男友Bai Fan、及Sun Chang,一并在北区羽毛球馆打球,五点多去新中关吃了“热啊”泰国菜。

2021.9.30

晚量化课前,将礼物送Yi-Yang,先前曾拜托她联系文院同学。

2021.10.1 花束般的恋爱

在寝室睡至下午。晚,本想做py的作业,但看了会b站,《花束般的恋爱》仿佛在讲我自己的故事。

2021.10.2 潭柘寺 戒台寺

十月二日与Zhang Shuai同游潭柘寺、戒台寺。今日游记可见京郊古刹访录一文。另,Chu-Chu、Li哥均今日结婚,为他们高兴。

2021.10.3 北锣鼓巷的三家酒吧

今日是廿五岁生日。中午在五道口吃了付小姐,味道欠佳。下午体验了剧本杀“野蔷薇”,这个本比上次在哈尔滨体验的逻辑要强很多,但体验下来仍十分疲累,我可能不适合这种活动。晚上打车去了北锣鼓巷,先后体验了三家酒吧,风格截然不同,是今日最难忘的经历。
第一家是盲区,据说是丢莱卡、倒刺等乐队合伙办的,我们喝了小王、柏林护士、我不知道诶、风油精四种特调,感觉都是野格做的基底,颜色虽各不相同,但味道却几乎一致,相对而言柏林护士较好,不值专门去喝。
随后去了第二家Hoper,离盲区几步,风格是日式酒吧,他的受众与第一家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调酒师很帅气,吧台都是外国人,酒水是时节特定的鸡尾酒。我们要了秋萍、远山、热红酒及另一杯(忘记名字),整体味道都偏酸。
第三家是最有意思的,原点。我们是喝了两家后仍未有微醺感,随意进的酒吧。但这家店其实不对外营业,老板Hao哥是75年生、丹东过来很多年的北京老炮了,早年是物资学院毕业的。他帮我们点了三杯不同酒厂、泥煤烟熏强的苏格兰威士忌,酒厂完全记不清了。我们窝在沙发看了会球赛,Hao哥和他的朋友织姐又介绍我们认识一旁沙发的四爷、郭老师等。其实在喝这几杯威士忌前,我毫无感觉,喝的那些鸡尾酒也毫无感觉,直到某个瞬间突然变了,在那个瞬间之前,我可以再喝五杯,那个瞬间之后,当着织姐的面吐在了裤子上。复在外面的公厕吐了一会,便打车撤了。翌日结账人均仅六十元,性价比最高。

2021.10.5 躺平

这两日在寝室本想干活,却焦虑地躺平,亦是未缓过来前日的醉酒。看了一场《樊锦诗介绍敦煌》的讲座及李雪秦的脱口秀。另,同B聊天,我说自己:“我对很多事情都没有期待,唯一的慰藉是喝酒,但我酒量不太行,也不大会喝。”

2021.10.6 反思

与Hai-Yuan聊天,看到她同我讲的话,感谢她对我的肯定,也触动我无妨回到半公开地记录。一方面,我最初写博客,是少年人想赢得旁人的喝彩或认同,但如今已没这种心思了,更及不想旁人窥探真实的我,博客是我精神的自留地,记录了我的内心史;但另一方面,我想我有时是无道德的,有时又有很强的道德,这种矛盾感常让我感到挣扎,以致我有时又隐约地期望,他人能在我的日记中看到我对很多事情的自责,这些自责好像在旁人的审视里,被部分地削弱了,虽更阴暗的心绪难以完全坦言,日常的记录也总有自觉地矫饰,但我确记录了部分的真实,读者在审视我内心独白的同时,亦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我慎独的朋友。我期待能无愧地回望过去,或至少无愧地回望某一天以后的自我,虽然这很难做到。

2021.10.9 好,很有精神

我近来觉得自己内心空虚的可怕,呼呼往外直漏风。这个现象可能有一两年了,手头总是无止境的ddl。这些ddl事实上阻碍着我的学习,乃及消磨了我的热情,无论是对学术,还是对生活。我望着那些琐碎发现的论文,更怀疑着自己的因循,我的精神理想亦堕落地不成样子了。
只能骂一句:“干他娘!”骂完了又想,为什么我骂的是他娘,不是你娘?可能是个体面对着系统性问题时,我甚至不知道该去控诉谁。只能继续喝酒,喝酒、干活,然后说:“好,很有精神。”

2021.10.10 涓流

母亲发了我一段话:“人应该像江水一样,朝自己的目的地流去,遇到阻碍,若不能直接过去,就绕过去,但是不能停下。(虹影《远走他乡》)” 我的第一反应却是:“人都会像江水一样,从高往低流,最终汇入成茫茫人海里的一细涓流。” 我想这可能就是八〇与九〇的精神面貌差异吧。好,打起精神!
另,最近开心的事情,可能是Ting姐报销了千元书费,我在京东买了一堆书,还在其中偷夹了两本文学史的书。
再另,Main Papers阅读。Bloom D E, 2000. The Health and Wealth of Nations: 5456[J]. Science, 287(5456): 1207–1209.
1、观点。以往认为人均收入的提高,会促进健康的提高,主要通过如营养品、卫生、医疗保障等;现在有另一种看法,即健康的提高会促进人均收入的提高,主要通过(1)直接因素如生产效率、教育;(2)间接因素如固投(储蓄增加导致可投资资金增加)、人口红利(劳动力数量)。二者事实是动态互动的,不仅是欧美、东亚的良性循环,亦包括非洲(AIDS)、俄罗斯(90年代市场转型大幅降低EAL)的恶性循环。
2、余论。此外,这篇文章有一个有意思的点,二十世纪早期很多人认为EAL提高会导致人口数量更多、人均收入更少;但1960年人力资本理论出现后,EAl本身亦是一种投资,促进教育需求、固投的增长。人的思想真是不断变化,现在大陆的人口负增长也未必全然是坏事。 补记,周会里力哥谈及了94年人口大会提出“可持续发展”,亦为时代背景。

2021.10.11 专业与生活真的能分离么

昨夜听了一夜马友友与Morricone合作的专辑。躺在床上,我在想,我这两年固执地试图将专业与生活分离的做法,是否是对的,这种想法在于我的紧张感并没有得到消解,反而思维愈迟滞了。而如果专业与生活不能完全分离,则我缺乏对人口学的了解,亦无头绪将其如社会学视角一般融入我的日常。睡前听马友友的《Nocturne》,我的彷徨与彳亍都在这无言的黑夜里。
另,晚上本想同人口班分享回归分析的一些检验方法,但只讲到相关系数检验,感觉自己讲的太拉了。

2021.10.13 清理数据

昨晚和Ma Xiao-Ju、Sun Chang、Zhong-Qiang在寝室谈到温铁军的乡村振兴,至子夜。后玩了会手机,复熬夜清理了翌日干活的数据,Python清理数据感觉比R难用好多。
另,下午看到一则贵州省卫健委的新闻,按“今年1到9月,全省完成新生儿遗传代谢性疾病筛查222313例,筛查率96.48%,确诊苯丙酮尿症、先天性甲低、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增生症、G6PD共1000余例。新生儿听力筛查215911例,筛查率93.70%。” 可粗估出生人口在23万左右,再按均匀分布后推三月,则全年人口31万左右,19年贵州出生人口49.30万,下降惊人。

2021.10.14 学科差异

Python课里有会计系、新闻系同学,不同学科的取向差异很大,但都用了新方法,愈觉躲在学科内部是没有意义的。晚上同Zhong-Qiang聊到这里,他说会计、新闻都是实用取向的学科,拥抱新技术是很自然的,社会学强调理论,乃及抵触技术,是可以理解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角度理解学科变革。

2021.10.15 报销

下午去找Ting姐,学习报销的流程,并及被派去查阅正交试验设计问卷、青年婚育观论文。

2021.10.17 拖沓

这几日本想干活,手头有五个即将Pre的事,但拖沓无成。拖沓主要在我对人口学还是两眼抹黑,课程又要我马上写出东西,就好像我有一辆报废的自行车,课程却要我组装成高达,组装倒也没问题,但成品就像莆田系与正版的差别,或者莆田系是恭维我自夸,实际是非洲系。
另,前日晚看了古典舞《点绛唇》,了解到华宵一;今日取了Chivas 12,又可继续喝酒了,晚上配了可乐桶,其实和红酒加雪碧一样,略为乏味。

2021.10.18

晚上在立德楼讨论。Main Papers阅读。Bloom D E, Williamson J G, 1998. Demographic Transitions and Economic Miracles in Emerging Asia[J]. The World Bank Economic Review, 12(3): 419–455.
观点:人口数量增长不是经济发展的推力,人口年龄结构分布的变化是主因。将数理人口学与计量经济学相结合。余论:中国的劳动力峰值可能是波浪下降,60、70一代将成为峰值,二孩一代又是小峰值。

20211018_1_Bloom1998

2021.10.19 卷无可卷

昨夜几近通宵。中午开组会,讨论了婚育问卷设计;下午写作课临场做了ppt,好在未轮到我。另,近日理解为何北京是权力中心,我被Ting姐派去跟进的项目,总感觉要愧对国家。
再另,根据表情包,我写了首诗《无人可卷》:
我孤独地,
回望,
回望,
发现组会我是师兄,
只有我一人,
报告,
报告。

20211019_1_卷

2021.10.20

中午听北京市统计局讲座,谈北京近年统计工作的改进,大数据在政府工作中的监测应用等。下午帮Song Shu-Jie改邮件,晚上帮Zhou Si-Yao改申请HK的Proposal。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总感觉我还是适合当老师的,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2021.10.21 喝酒

Ye-Xin问我模型生命表,我查了Clark- Sharrow表可以调Lifetable包,但部分功能调了rattle包的Gui。从中文社区到英文社区、再到台湾社区,配置一下午均失败。心路历程如下:第一小时,“小问题,查查看”;第四小时,“我靠 去他妈的吧”并无能狂怒。
晚,在力哥寝室喝酒、聊天到子夜,Xin-Wei拿了吉他,我们唱《罗马表》。微醺回寝后又调了会Murray 表,亦未果。

2021.10.22 喝酒

晚,同人口班同学去Beer barn喝酒。微醺。

2021.10.23 百望山

同社会系同学去燕郊百望山,并吃了羊肉火锅;晚上同Jia Ya-Yu、Zhong-Qiang、Duan-Yang及Sun Chang在集天吃饭,Jia Ya-Yu自带了红酒、红肉、白酒、麻辣鸭。微醺。

2021.10.24 西区澡堂

本来想干活,又躺平地度过了废物快乐的一天。
晚上去西区澡堂,刚冲了十秒,水闸就关掉了,我连续换了四个水闸都不工作,以为是学生卡没钱了,直呼自己傻逼后,套上衣服回寝充卡,发现还有十块钱。返回澡堂又换了两个水闸,骂骂咧咧终于找到了一个能用的。
洗完在想,我们假设水闸坏掉的概率是0.0x,那么连续四个坏掉的概率是多大?一个经典的古典概率问题诞生了。我又明白了校领导的苦心,就连洗澡也是一场学问的冒险。

2021.10.25 统计口径

晚上在教四讨论,Main Papers阅读及Wang Li分享事件史方法。回寝后,通宵又糊弄了下午论文写作的综述,我感觉自己最近的工作都是外力的胁迫,这样被动式的工作实在消磨人的性灵。
段成荣, 孙玉晶, 2006. 我国流动人口统计口径的历史变动: 04[J]. 人口研究(04): 70–76. 论文整理了历年口径变化。余论,第一,不理解县内跨乡为何算为流动人口,当初是怎么定义的;第二,七普数据中流动人口大幅提高,可能是2020年区县并改政策导致。

2021.10.27 长铗

中午起床,去学院交了报销单子。北京已秋天了,树叶泛黄。
下午看了一篇谈《北大与胡续冬》的文章。这样的情绪已经太多,不知该说些什么,想及昨晚在统计课看台湾人写的社会学、人类学博客,大陆的社会学索然无味。听长铗,更生慨叹。

“长铗归来乎!食无鱼。”

2021.10.28

着凉,在寝室躺平一日。

2021.10.30 拖沓

昨日改了问卷,今天下午在水穿石咖啡店,与同学继续讨论了问卷设计。晚,在寝室同Duan-Yang、Zhong-Qiang喝酒,微醺。另,日常感叹Ting姐真是太好了,愧疚。再另,如此漂泊向何处,手头事仍不愿做,拖沓。

2021.11.2 Ting姐八卦一则

中午开会。会前大家一起吃披萨,一师妹申请了马普所的博士,Ting姐聊到她当时博士毕业,约是08、09年的时候,去马普所面试博后的经历,堪称现实版人在囧途。
马普所人口所在东德的边境小城市Rostock。按人口所的建议是去汉堡转车,但是Ting姐觉得好不容易来一趟德国,要先去柏林转一圈,规划的时间也刚好可以当天晚上到Rostock。所以Ting姐到了柏林后,开开心心地玩了一上午,下午去坐火车,突然发现她要坐的那班车defer了,她瞄了半天,问了好几个人,给她指到了一个站台,到某站再换乘。Ting姐说她上了车,五点多在一个穷乡僻壤的站下车了,说是火车站,其实就是公交站,没有牌子,又被围绕在农田里。当时是五点多了,孤身一人、语言不通地落在某村里,Ting姐又找了一个用iphone的年轻人,想着用iphone总能会英语,确实如此,年轻人复又找了一个不懂英语的、但是也去Rostock的老大爷,大爷路上一直试图和她沟通,但她听不懂德语。折腾到Rostock是八点多了。后续面试完,Ting姐又回柏林,想尝试一下德国在地菜,但是那个肘子配了一杯白酒、一杯啤酒,Ting姐想着套餐里的钱不能浪费,就全喝了,结果一下午都是晕晕地逛街,复又坐飞机回北美。Ting姐说她读博士的时候很喜欢一个人去一些语言不通的地方,逛遍了欧洲,一个人也非常刺激;还吐槽了法国的火车,有些班次不同车厢去的不同地方,坐错车厢就去另一个城市。
我觉得Ting姐讲这些经历的时候,真是很少女,其实也只是十年前的事情。另,Ting姐也分享了一则马普所的八卦。Ting姐说她去面试的时候,还是老所长James W. Vaupel主持,Vaupel是生物人口学出身,Ting姐的背景也是。谈到马普的人口所为啥在Rostock建所,Ting姐说是因为Vaupel的老婆是丹麦人,马普所的新所又按规定需要建在东德地区,所以Vaupel查了一圈,发现Rostock港口离丹麦最近,最后建在这个只有一条街道的小城市,之后Vaupel每周末都坐轮渡去丹麦找老婆。我查了Vaupel现在去哪里了,嘿,还真去University of Southern Denmark了。

2021.11.3

躺平一天,向Ting姐提交了问卷。晚上蹭了数字人民币推广的1元汇贤楼凤爪,端阳并买了一箱燕京u8,微醺。

2021.11.4 做梦

昨日睡的少,下午困得不行。晚上听美秀的《昨暝阿爸无转来》。有时我承认自己好像死在了几年前,颓废且无寸进,常疲倦,想开口,又想沉默,他人像在前进,我始终被困在原地。

2021.11.5 扩招

因抽样需要看学校情况,查的过程中直观感受到了扩招的概念,尤其是去年疫情。随便搜了河南师大、遵义师院的情况,21年比20年分别扩了25%和18%,其实复旦一些好学校亦然。另,看到一段评论。

明年高校毕业生1020万,出生人口大概900万,我们将见证高校毕业生超过出生人口的奇观,而且这一奇观预计将持续十数年,这背后将带来难以想象的内卷。

2021.11.7 贴皮圆寸

本想干活,看了一晚黄明志的MV。Lu-Yao去挪威看极光了,太棒了!时常靠朋友在世界另一端的美景疗愈。另,听信隔壁Tony力手艺很好,欣然赴约,剃了秃头手感很好,但冬天太他妈冷了。

2021.11.8 乏味

每周一晚上都要熬夜应付次日报告,糊弄了三页ppt,下午果不其然被宋老师批评了。还是想做一些仿真或理论的东西,不是现在被迫地应付课程作业,尤其不喜欢自说自话的统计游戏,按力哥的话是“艹数据”,实在没劲透了。我以为现在的教育制度存在太多根本性的问题,从小学到博士皆如此。另,撸了建行数字货币的羊毛,一元一箱奶,我又快乐了。

2021.11.9

修订了问卷、抽样。

2021.11.10

寝室躺平。晚,在力哥寝听了谢宇讲座,工作量大,但内容并无新意。

2021.11.11

看了《第三次历史决议》。另,看到前三季度结婚数新低,为580余万,其实不必精细测算,按这个结婚数粗推,五年内出生人口即可腰斩。灰犀牛避无可避。
再另,晚,帮H师妹改了申请文书,亦帮隔壁写了批量从excel输出word描述表的r程序。

2021.11.12 流星

晚,同社会系男生们吃饭,又蹭阳哥啤酒,微醺。回寝后,看了《尚气》,又跟力哥在阳台抽烟,恰划过一颗流星,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另,夜里清空了网易云app的动态。

2021.11.13

Xuyu来开会,并请Chang哥、洪哲在徽湘阁吃饭。聊及情报学界动向,复感计算机对社会科学的扩张愈发显现。

2021.11.14

修订问卷。另,我的Glenlivet12和fisher咖啡都到了。又另,近日复闻江西上饶案,无可评价。

2021.11.16

晚,在寝室和阳哥、畅哥及Zhong-Qiang看世界杯预选赛,中国1:1澳大利亚。

2021.11.18 台湾社会分层

下午听林宗宏的讲座,技术细节可参见《统计暨编程问题日志》一文。在讲座前段的描述案例很有趣,他论述了台湾社会变迁的历史表现(第一,1997年前作为奇迹典范,如大陆亦未超越台湾连续卅年的9%增长、2008年大陆社会流动约为台湾2/3、1987至1992年间台湾尚未民选前的族群认同问题;第二,1997年后作为衰退典范,如1997年至2000年间台湾金融泡沫破灭后的社会后果、1997至2007年间自然人从股票交易市场的退出五成左右等、乃及在一个社会向下流动(平均薪资27年未动过)导致的晚婚晚育等)。

“奇黷”典範“衰退"典範
被解釋項為何台灣創下極高長期經濟成長率(發展)擺脫邊陲?(台灣/東亞例外論)為何台灣未來即將面臨經濟與社會危機?(全球後工業國與東亞國家)
團家角色威權的、自主的、發展導向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衡擊下的失能國家(以及對發展國家的檢討)
產業結構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勞力密集與出口導向裂造業西進中國後企業大型化(“進擊的巨人")與本土產業升級(資本密集)提高財團影響力
金融與財政國家引導銀行投資的財政與金融政策、國有銀行與民間借貸的雙元結構、1980年代後以散戶為主的股市銀行私有化與自由化、金改後的"吳辜蔡花”體系、外資與法人主導的股市、股東權益為主的上市公司經營方式
社會流動中小企業與城市新興中產階級崛起創下國際最高的社會流動比率產業升級資本外移壓制中小企業、創業衰退、社會流動停滯、失業與彈性工作擴張
性别、家庭與人口儒教傳統下的父權家庭、犧牲女性尤其是長女)的教育與勞動市場歧視、早婚/低離婚率與有效的家庭計畫(人口紅利)少子女化造成性别教育投資平衡、女性勞參率高但仍有歧視,青年貧窮導致推遲婚育年齡、結婚率生育率降低、離婚率升高
政治衢突與社會分化國民黨威權國家對抗本土公民社會(與此高度相關的省籍或族群衙突)民主化(與此相關的中國因素與本土認同深化)後的階級衡突與世代塋抗

林猜测,近廿年的台湾社会不平等结构的变化,可能是导致阶级或世代的冲突加剧的原因。不平等表现如:(1)收入不平等变迁,台湾前10%家庭拿走35%所得;(2)企业雇员量变迁,台湾前十大制造企业的平均员工数为196000人,扣除鸿海仍均有10万,大型企业远多于日本,但毛利极低;(3)资本集中度变迁,资本集中、创业无望,前十大营业收入占全台占比近45%,90年代100家企业有12家新创,至2010年仅5家左右;且中小企业大幅败退;(4)职业分类变迁,雇主在1996年达到顶峰5%,尔后占比回落;自营、政府受雇占比均腰斩;私营受雇由81年50%升至2016年的70%;另有阶级占比变迁,资本家下降、工人上升、新中产阶级占比变化停滞;(5)性别分工变迁,女性在大学以上占比由81年26%升至16年56%;(6)男女平等(女性/男性工资)由81年65%至16年83%,事实上已达到欧盟均值;(7)贫富差距主观认知加剧、不同职业的教育分化加剧、世代间存在数位落差、30至39岁已婚者已由1995年85%左右降至2015年不足60%、国族认同变化等等现象显示了台湾社会已发生了显著变化。

2021.11.25

近来觉得我们做人口学,看到的一个生育率、死亡率的群体数据,仍要时刻记得他背后是一个个真实人的喜哀,这些微末汇聚成了世代的长河,推动着社会的变迁与演进。另,我时常在想,我还有机会做好的学术么?我无法我的克服自卑,抑或懒惰。
夜里听林子祥的《谁能明白我》,“怀自信我永不怕夜航”,

2021.11.26 档案

学院通知我们补觉各类证明材料,我被通知初中的入团志愿书。感慨我们的档案是否也算是全世界独一份了。夜里听Alan Jackson的《Every Now And Then》,觉无人可依。

2021.12.3 会议

晚上同梅姐等在集天吃饭。后回寝听了“家庭与生育”国际研讨会,我听了上半场,与会者有John Casterline、Tomas Sobotka、James Raymo等人。Casterline整理了非洲400+调查数据,展示了中西非的生育水平没有办法用传统欧亚模式解释,即教育水平不会降低预期子女数,可能需要文化背景的理解;Sobotka展示了20-21疫情期间,芬兰、挪威等国家大体的baby boom;法国、西班牙等国家大体的baby bust,显示了欧洲内部的生育率差异,大致仍是西高东低,此外,他也提及了日本在所有月份较往年全面的下降;Raymo主要用日本数据展示了第二次人口转变的不同视角,但这一部分我已没有仔细听了。

2021.12.4 咖啡

最近一直在喝Fisher的咖啡,同是水洗,今天喝的云南卡蒂姆明显没有昨天卢旺达红波旁的浓厚。

2021.12.5 DDL

手头有六件事情要做,复叹长久的ddl摧残了我的心智。仍旧提不起兴致做任何事。

2021.12.9

军哥处复让修订预测文档,不愿做。

2021.12.10 咖啡

下午复冲卢旺达的红波旁,颜色如琥珀;晚,将昨日接到了Si-Yao寄来的若鹤梅酒Whiskey,喝了小半瓶,果香浓厚。

2021.12.12

昨晚把人口预测模型开发到2.0了,纳入迁移人口对人口结构的影响。另,下午听王广州讲座,人口负增长在几年内是宽峰,但可能很快就急转急下,这个观点很有意义。

2021.12.22

豆瓣一则评论,我想王力宏与振宝是相近的,这些新闻一再说明,中国社会是前现代的。

2021.12.23 矿大

晚上本不想出门,突接Guo De-Yong来电,即往矿大吃饭。邻座是结算中心的郑哥等人。席间谈及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如今降薪背景下的延伸,国企里中层比高层待遇好,比如中层一百万、高层六十万;国企地方老总比中央老总待遇好。回寝是十点,将买来的水果分给同学。另,后半夜调整了广东人口预测的基准数据。

2021.12.26 小说

看了三日小说,近期最佳是《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场口被斩首》,有东方背景下的《诡秘之主》味道,但后续乏力。另,近期不愿写日记,也不愿写项目,事情堆放着,却总要面对。